噫米花

是个多情的痴汉

饲(上)

哈哈还是写给璎子的,本身其实是想写《小学生》的文评啥啥的,但是由于我也不写文,感觉自己没有资格去给别人做什么评价~~~~~

后来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写给璎子的情书,文废的人写了这么久也没写出心中所想~~~写的乱七八糟~~~~~~【对,而且还没写完/(ㄒoㄒ)/~~】

跟着璎子一路上看过很多别致的风景,很开心,我很感谢她,希望她能完成自己的梦想,勇敢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……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嘿,快来!我给你看些东西!”你在不远处跟我招手。

“看啥?”我跑过来。

“嘘……是个小秘密……”你看了看周围,有点神秘的说。

“有多小……”压低声音

“就那么一点点。”你拿手虚空比了一粒米那么大。

你带路往巷子里走去,巷子漆黑一个人也没有,我猜这个秘密应该不止那么大。

巷子后面是一排房子老,都是一门两窗一烟囱,普普通通的不起眼。

你手插口袋一言不发,好像随便挑了一个房子,推门走进去,空的……等等,说好看东西的,可是这特么是空的啊……

你走到房子中央,用脚跟轻轻跺了两脚,身前的地面居然裂开了,从裂缝里慢慢爬起来一扇门,门软软的打了个哈欠,又簌簌的往地上抖土,半响才站得直了……

也对,藏起来的才是秘密……

你从口袋里面掏出了——一大袋“饼干”?你撕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片一片玩意儿喂给那个挂在门上的小锁头,小锁头吧唧吧唧的嚼起来。我走近了瞧,那个袋子里面居然装着一块块“字”,笔画多的被叠起来,笔画少的被拼在一起,一个一个切得整整齐齐捏的圆圆实实。起先锁孔张张合合嚼得飞快,随着“肚子”慢慢鼓起来,锁孔就吃得慢了,渐渐的“肚子”越来越圆,最后撑得锁环被挤出了锁身,啪嗒一声终于开了锁。你拢了袋子,把吃成得浑圆成球的小锁头捧起来挂在一边,推门走了进去。我回头看,那锁头还噗噗的打着小嗝……

“你每次来都要像这样喂字?”我不解。

“是啊,不喂撑了不行。”

“字从哪来?”

“书里。”

穿过门,是一座吊桥。桥下滚滚的水,没有风,却有浪,依稀能看的见红色的河床在水底微微起伏。桥的两边栏杆上挂着一串串标点符号,有的两个一起,有的三个一起,踩上桥就脆个儿啷当响叮叮,悦耳。桥面上的木板稀疏得毫无章法,裸露在外的绳子数不胜数,透过去能看见河。踏在上面摇摇晃,我紧紧握住栏杆不敢放开步子走。你回头见状,不好意思挠头笑

“抱歉我不太会架桥,用完了力气也只修成这样……哈哈”

闻言我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栏杆。

桥的对面在远方看起来是一座岛,被脚下这条河环抱了起来。岛被浓雾遮住,啥也看不清。

“这里天气不太好,视线不清晰,其实对面岛上的有很多树和花,可好看了……哎呀别抱着柱子啦,放开手跑起来,跑起来跐溜的就过去了,不会掉下去的!快…放…开…你…的…手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……~~~”

说是天气不好,可是这个雾也真是不含糊,遮的严严实实,我们都快走完桥了也没看清楚它的形状……我想大概——这座岛有点害羞吧……

终于在桥最后一截的某个点上,我们穿过了雾气,眼前一片开朗。桥的尽头是一大片花圃,一水儿明亮欢快的色调,染得上方的雾气也暖烘烘的。

“哇……好多花花~~”

“嘿嘿,我种的,咋样?可爱吧?名字叫地摊。”

“地毯?”

“地摊!”

“用花织地毯,以后会变阿拉丁的魔毯飞走的!!”

“它…叫…地摊……”

花圃边上还停着小推车,推车里有小刀还有针线,推车边上堆了一垛干枯死掉了的花苗。我们沿着花田的边缘往岛的一端走过去。花地很大,我们走得很久了才看到花丛的尽头——是还没种花的新田,新垦出的土地上有一小堆个个饱满圆润的珠子,珠子旁边依然放着小刀、尺子、针线等工具。

“要不要看看怎么种花?”

“可以吗?好啊好啊”

你领我走出小径向花丛里去,走到那堆珠子面前停下来在里面挑挑拣拣。那堆珠子熠熠生辉,各种颜色都有,有的透亮有的浑浊。你探头看了看已经长出来的花,摸了两颗靓色的,又抄起那包工具抱在怀里。

“我这里土壤比较特别,非常有营养,但是也很任性,不喜欢的颜色一概活不了”你苦笑。

“那种起来有规则和套路吗?”

“用套路养起来的花最后长成了塑料,我不太喜欢,规则又不好摸索,这片儿我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噗啦噗啦的就长得这么一大片了……”

远处看只觉得一水儿欢快的颜色叫人开心,走近了才能看清楚,一株株花茎立得笔直坚挺,好似一根根被土壤举起来的钢枪,整齐到每行每列自动左右看齐过。每株花朵除了颜色以外都长得一模一样,花茎同一的高度上长着伸向同样方向的叶子,好像约好过,花瓣儿是一片一片镶嵌在一起,我由近及远放眼扫过去,整块花圃犹如一块织好的锦缎,在白日里闪闪发光。

我还在心中惊叹,你已经半跪在地上,用尺子比划起距离,嘴里念叨水平距离和垂直距离啥啥的——原来整齐都是自己低头弯腰半跪半仆,一横一竖量出来的。你把定好的两个点做了标记,又用小刀对着那标记掘起土来,挖好两个大小深浅一样的小坑。我凑上前看,那两个小坑里面竟然汩汩的冒着小泉,也不冒出地面,微微向上吐出一点泉水,又被周围的土壤吞掉,只不过一个坑里的泉水清澈有力,另一个劲儿就小了些。你犹豫了一下,将靛色放入泉大的小坑,明黄放进另一个小坑里面,填了土,收起工具后退些距离,静静的等。

倏的冒出两棵小芽,迎着我们的目光蹭蹭的往上拔,靛色的呼呼中一鼓作气冲到了水平线,顶着一朵饱满新鲜的花苞儿摇摆稳形,而明黄那棵却长得慢些,生得艰辛,犹如站不稳的孩子,弯着腰东倒西歪,我想大概是因为土里的小泉不够汹涌,滋养不了它们这样勃勃的长势。

你叹一口气,抱起工具招呼我往回走。

“咦?咋不开花?”

“玩过消消乐没?”

“诶?……玩过啊……”

“跟消消乐一样,它还要些小伙伴才能开花。”

“……黄色的那棵能长大吗?”

“嗯……我也不知道结果,让它长长看吧,也许活了,也许活不了”

出了花田,我们走到了一条向山顶走上去的小径上,开始往上爬。

“那些圆圆的珠子从哪来的?”我感觉我憋了一肚子的疑问

“珠子?……哦,你是说那些种子吧?从哪来?大概是从每一个角落来,有时候我睡觉它们就悄悄的出现在枕头旁边,有时候走着路从天上掉下几个,有时候跟人们聊天它们从空中突然出现砸在我的键盘上啪啪作响,还有时候我再地里劳作它们就偷偷变得越来越多,这样一来我又只好再开垦一块新地。”你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。

“为啥还要有小伙伴才能开花啊?一般花朵儿单株的时候也不是能独自开花的吗?”

“这个啊!这个是我做的设定!因为起先开始种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可爱的现象!!!这片地里的花朵儿绽放的时候竟然会发出声音!哈哈哈哈…能想象吗?…真是吓了我一大跳!”你突然兴奋了起来,好像讲故事讲到了最开心的地方。用弯曲的两个手掌缓缓合拢,接触的一瞬间啪的一声往两边飞去,好像在比画盛放的烟花一样。

“那那那……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呐?”

“那时候时我纠结下一片该衔接的颜色,我背对它们坐在土地里,握着土壤,有点苦恼有点沮丧,我不知道这片花圃至终能不能完成,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开花,不知道开的花好不好看,我感觉每一步行动都有东西出来阻止我,它们拉住我的鞋拽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一步……接着先前种下的那片花儿绽开了……就是那种…那种烟火冲出桎梏奔向天空;大鸟展开双翅掠过气流;双唇放出皓齿笑声远扬,一片欢呼祝贺一阵掌鸣呼啸的声音!我觉得我看到了最美的景致,那一瞬间好像有无数双手推着我前进,即使那些拉住我阻拦我的东西已经拽烂了我的衣服扒掉了我的鞋子,叫我赤身裸体毫无遮挡,我却感受不到一丝寒冷,只觉得从胸口熊熊燃烧的血液里面漫出来了温暖,突然我觉得我啥都不怕了,我一定能把这片可爱的花圃种完,没有什么特别原因,只是觉得我能我可以我一定行。”

我依然沉浸在你描述的那副画面里,你又笑了。

“有时候心痒痒了,就整夜的坐在田边等花开……想想真傻……”

“哈哈哈,开花看多了会不会自己也开出一朵花来?”

“蛤?说啥傻话呐?其实也有难过的事情,栽错了的枯萎的死掉的都要一株一株拔出来,有根和别的连在了一起,用剪刀减掉还要把伤口缝起来,要不然就又死掉了。来啊,继续往上走啊,前面还有些玩意儿,都带你看看~”

我又快步跟上……


—未完—

给玲珑敲了首四不像的玩意儿……留着做个纪念……:)